平衡已经失去,根本砸不到侯宇的要害力气也泄_纵达娱乐平台_纵达娱乐官网 

纵达娱乐平台_纵达娱乐官网

平衡已经失去,根本砸不到侯宇的要害力气也泄

  迷当看着王昌的样子,这样高级的词汇,迷当当然是听不懂了,但是看着王昌那个苦逼的样子,当然是很是不乐意,立即喝道:“嘿!到底怎么回事!其他两门也有问题不成!”
 
    王昌看着迷当的样子,心中大骂“主上可真是给了自己费尽的差事,竟然将我安插到了这里,还要帮助东羌人抗击辽侯李林!哼!自己在赵王麾下,大小也是一个将军,竟然还要整日被这些个狗屎一样的胡人吆五喝六,这些人屠杀汉人,自己更是无法上前阻拦!诶…………”
 
    纵然心中很是不乐意,但是自己主上命令令下,文丑还能怎么做,当然是要想办法了,立即对迷当喊道:“元帅,你放心,那李林在另外两门,只不过是吸引我的注意力罢了,想要真正的拿下临泾,非是从此门攻进来不可,元帅,你立即加派人手,只要另外两门的士兵不让匈奴人大举登上城池就行!”
 
    “好!”迷当依旧在迷糊着,这样在墙后面等着敌人送上们来杀,实在是太不痛快了,还不如直接冲出去,跟这些匈奴人看看到底谁狠,不过已经吃了几次亏的迷当没敢这么做,当然了,羌胡人的野性是不会因为吃几次亏就改变的,当然是要忍住,忍住再忍住。
 
    妖狼部队已经越来越近,东羌人精准的箭术也不是盖的,幸好妖狼部早就已经知道在城池之下,无论什么事情,都要高举盾牌,每个妖狼骑兵身上还套着皮甲,在加上已成结识的狼皮,不是那么容易被城墙上的箭矢射死的,而后面的匈奴弓箭手也不是可以让城头上的弓箭手任意猖狂的,弓是很难够到城墙上,但是硬弩还是可以的,就是发射要很缓慢,但是对于攻城很是苦难的胡人来说,只要可以给城头上的守军造成压力,李林就要用这样的方法…………
 
    “喝!喝!喝!”喊着号子,妖狼已经缓缓接近了城墙,完成一看这样的部队,大惊道:“好个李林!手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人马,这还是一群罗圈腿的胡人吗!”听到王昌的将脚,一旁的东羌人立即侧目过来,看了看两旁士兵的罗圈腿,大屁股,王昌知道自己这句话有些波及范围过广了,四周东羌人躺枪…………
 
    而这个时候,只听到城墙下一声怒吼,“上!”
 
    “啪!啪!啪!”一架架云梯已经被飞速的支了起来,原来这些妖狼士兵在盾牌的保护下,早就已经拎着云梯,一声大吼便立即将云梯架上了城头。
 
    王昌大惊,立即喝道:“快!将云梯给我毁坏!还有!弓箭别射了,快拿石头给我砸!砸啊!”没办法,指挥胡人,就是这么费劲,王昌必须要说的详细这些个东羌人才能明白,反而李林这边,在指挥匈奴人上就要简单了一点,因为攻城,就是让他们在有点防卫状态下的杀人,依旧是杀戮,只不过是要浪费一番功夫,原来在平地上,李林辉指挥这他们冲过去,杀光敌人,而现在有高墙的阻碍,李林还是要指挥着他们冲过去,杀光他们,不过以前是骑马冲过去,骑马自然不用李林交了,现在是要先冲过去,然后要爬梯子上去,再杀,爬梯子又不是什么高难度动作,李林给了他们盾牌,告诉他们,到了梯子下边之前,千万别死喽,就是这么简单,你冲上城墙,跟敌人斗狠,谁也没有办法叫你,相对于王昌这边,守城的学问可是要复杂得多…………
 
    “呵呵!”远处的李林已经冷笑了出来,对于有过专业训练的妖狼部来说,就算是王昌有条不紊的指挥,但是迷当怎么会让王昌训练自己的军队,只不过是王昌不停的喊叫着,下着指令罢了,这样的浪费时间,怎么可能挡得住自己的妖狼呢?
 
    “奶奶的!”相对于李林的冷笑,王昌可是大骂个不停,怒喝着道:“快点,快点!匈奴人都要冲上来了,你们是笨蛋吗?怎么叫你们的!拿着两根长矛一支云梯的两边,这不就下去了吗?妈的…………快!快快!敌人上来了!给我杀!杀啊!”
 
    时间越长,王昌便是越来越手忙脚乱,毕竟他不是什么大将,不然也不会给弄到这个地方,虽然有些守城的经验,但是面对这些东羌人来说,自己依旧是回天乏术,王昌这个后悔,自己怎么就答应主上呢!自己就不应该来,自己不来也不会跟着迷当守城,自己不守城也不会要面对现在这样的局面…………
 
    “唰!”王昌怒吼一声,喝道:“杀!杀光敌人!”
 
    没有办法,要守住城池,不让这些明显有经验的匈奴人爬上墙,用城墙挡着敌人是不成了,东羌人不会守城,但是不是不勇猛,那么自己就直接将匈奴人放上来,短兵相接,看看到底是东羌人的刀锋利,还是匈奴人的刀快!
 
    “杀!”一声怒吼,王昌更是第一个冲了上去,王昌知道,自己是断送在这里了,城破了,自己也是死,所以自己必需要先拼了,自己不拼,这些东羌人说不定都不会相信自己,以为自己贪生怕死,还怎么指挥他们呢?
 
    “啊吼!”东羌人也炸了,这守城,太你妈烦人了,还是拿着自己的胡刀,跟这些可恶的匈奴人厮杀更加的痛快,自己是勇士,自己不怕死,但是自己不想这么窝囊的死…………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临泾血战(3)
 
    临泾城头之上,已经陷入了一场肉搏战,血腥的杀戮真正的开始,而东羌人在匈奴人登上城头的那一刻,东羌的士兵忽然发现,这些个匈奴人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前期跟匈奴人作战,虽然屡战屡败,但那是因为匈奴人屡次都会看破东羌人的计划,每每都是攻击东羌人薄弱之处,而东羌人大军所到之地,尽是埋伏,东羌人有力用不出,有劲使不上,这才只能连连败退,但是今天,东羌人看到冲上来的匈奴人,跟以前不一样,那样的气势,蕴含的杀气,就直接把东羌人给比下去了。
 
    “杀!”奔上城头的妖狼勇士怒吼一声,根本不惧怕刺来的长矛,木盾斜放,摆成一个刁钻的角度,长矛刺来,正好挡住了后面的士兵,而这样的角度就直接将矛尖上的力气泄掉,而矛尖也是因为有这个角度转向别处,而下一刻,就看到从盾牌后面,一柄钢刀伸出,直接从了上来,迅速刺进东羌人的胸膛,这便是血杀营一个最普通的战法,李林只给了侯宇很短的时间,所以侯宇只能训练这些妖狼部的勇士们,最简单,最实用的方法,而还有一点,真正的战场之上,特别是这样贴身的肉搏,胆量,气势才是第一位的,剩下的都是次要的,一个真正的沙场老卒,不是有着精湛的武艺,若是到了战场之上,他自己就会知道,他改做什么,怎样的保护自己,怎样的最快而又安全的击杀敌人,侯宇训练的妖狼不勇士们,没有给他们更多的杀戮,而是用强大的训练之下,让他们怎么保护自己,怎样的在群攻之下,游刃有余,然后在练习胆量,没有胆子不行,就是因为这样,侯宇让妖狼部的将士去杀狼,当然了,这样的训练之下,妖狼部的将士们可是不想血杀营那个样子,血杀营的每个将士,在进入血杀营之前便有了与众不同的经历,有了强大的心性,他们很多虽然很勇猛,但心思脆弱的,而侯宇的训练伤亡,正是在这些人崩溃之下产生的,损失巨大啊…………
 
    “快!快把敌人围起来,长矛刺过去,你们笨蛋吗?”王昌不停的大吼着,自己这边还要紧忙后退,与敌人拉开距离指挥。
 
    杀人,自然不用王昌叫了,东羌人勇士自然不少,虽然这些妖狼部的人马很是凶猛,但是东羌人依旧不会害怕,立即挥舞着胡刀就顶了上去。
 
    “让开!”一声大吼,只看一虎背熊腰大汉冲了上来,不是别人正是迷当,迷当能做元帅,在崇尚武力的胡人里面,武艺当然不弱,气势更是强烈,妖狼部的勇士一看便知道迷当不好对付,立即喊道:“守!”随即,盾牌立即凑到一起。
 
    “哈!”迷当一个大跳,手中大刀劈山断水而来。
 
    “砰!”妖狼部的人马毕竟被训练的时间太短,根本无法跟迷当的强大无力抗衡,加上装备不成,组成的盾阵竟然生生被迷当劈开。
 
    “哈!”迷当爆喝一声,大刀一挥,杀了进去,一时间无人可挡,周围的妖狼部勇士不敌,纷纷惨死。
 
    “杀!”一声怒喝,妖狼部的人,缺少不是胆量,立即有跟多的人向迷当冲了过来,迷当顿时压力倍增,而身后,越来越多的匈奴人士兵冲了上来,。
 
    王昌立即喝道:“立即在后面列阵,列阵,快!”城头之上,地域狭窄,人数的优势发挥的不明显,但是人多就是人多,王昌立即指挥着东羌人部下一层一层的屏障,杀人之人不用自己交,倒下一个不上去就是。
 
    迷当更是不简单,东羌族顶尖的勇士就是不一样,一个人拦下了数十人,跟随者自己几个亲卫便与这些人周璇开来,一时间,城头上吸纳入一片的胶着的态势,李林的目光紧盯着,手里紧紧的握着,马缰绳。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了!快!快!”看着这样的态势,李林也是着急的不行,没想到这个王昌和迷当还还真能够挺得住。
 
    “快!随我去西门!”李林忽然喊了一声。
 
    “啊?”众人已经,李林道:“快走!”众人无奈,身边还剩下不少李林留下护卫和后援的士兵,李林当然是要将这些人用上去了。
 
    既然临泾北门无法快速突破,那么自己就想办法直接从西门杀进去,李林带人快速策马而行,看来是要自己带队杀上去了,恶狠狠的说道:“王昌!跟我都你还嫩点!”
 
    “杀!”到了西门,那里的战事就比北门规模小得多,本来两面就都没有多少人,但是李林以来,可就不一样了,李林毫不犹豫,立即下令,猛攻西门。
 
    “唰!”拔出腰间林刀,李林一挥,喝道:“所有人,只要你还能动,随我冲啊!”
 
    “冲啊!”一声声的怒吼,李林用上了自己最后的兵力,包括自己,今天必需要将临泾给拿下来。
 
    “主公小心!”李林身边,自然有侯宇留下了一队血杀营将士保护,血杀营将士紧紧的护在李林左右,东羌人的一支箭矢都进不了李林的身前,而李林呢,自己有何惧怕,没有血杀营的时候,自己照样杀出了重围,多年没用的宝刀,早就已经因为那一场浩劫打磨了出来,面对着这样的态势,李林更是游刃有余…………
 
    有了这样的介入,两门强攻,迷当,王昌压力都不是大增了,是巨增,大单于去卑,狼王李林,都亲自上场作战,匈奴人的士气就更加不用说了,眼看着城头上的东羌人已经逐渐的被压制,渐渐被压缩,幸好王昌和迷当还在苦苦支撑,因为他们都知道,城破了,自己绝对活不了,李林就不用说了,前面那几座城池东羌人都被李林屠杀个精光,而要是逃出去,回到东羌王徽里古面前,就大王那个脾气,依旧活不了!所以自己必须要支撑,起码在战场上死去,自己还是一个光荣的勇士,被自己后代歌颂,最苦逼的莫过于是王昌了,自己一个汉人,被派来打通东羌人内部的,结果赶上了这个局面…………
 
    “将军!快看!眼前便是临泾!”而就在临泾外,正当两方交战正酣的时候,忽然杀过来了一批人马,飞速的奔驰过来,而马上一人赶紧给身边的大汉喊了一声。
 
    “将军!快看!那是匈奴人的旗帜!”一人更是在城下发现了去卑的单于大旗,大喊了出来。
 
    “快快!杀过去!”
 
    不错来人正是迷胡,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在临泾最危急的时刻,迷胡带领骑兵率先杀了过来,救援自己的大哥,也从而逆转了占据。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匈奴大军前后受敌,当然无法支撑…………
 
    迷胡策马疾奔,拉开了架势,怒吼一声道:“吹响号角,告诉我城上的大哥,他弟弟来救他来了!”
 
    “呜呜…………”迷胡一声令下,东羌人嘹亮的号角响起,不一会,响成一片。
 
    城头之上,迷当砍翻一个匈奴士兵,立即感觉不对劲,随即便反应过来,这样的号角声,谁有听不出来呢,城头上的东羌人立即振奋起来。
 
    “哈哈!我弟弟来了!兄弟们,杀啊!杀这些匈奴奴隶!”迷当大喊一声,传遍城头,东羌人本来低到谷底的气势,立即飞速蹿升,在迷胡都没有杀过来的时候,便开始反击。
 
    “号角声?”李林当然也是听到了这个声音,立即喝道:“怎么回事!”
 
    立即有人喊道:“头儿!不好!这是羌胡人的号角,迷当的援军到了!”
 
    “妈的!”李林立即大骂出来,他当然也听出来了,说怎么这么耳熟,自己跟东羌人打过,当然对于这个号角十分的熟悉,这是东羌人冲锋的嚎叫,而且还是不少的东羌人。
 
    为什么,为什么会忽然出现这么一支部队,自己明明已经全部安排好了,在东羌人的必经之路上不下了埋伏,两个部,都是上四部,都是匈奴最强的勇士啊,而李林身边都是一群下四部的人马,就是因为李林知道,打下临泾容易,而敌对那一批援军难啊,更是将侯宇拍了出去,这样李林才可一放下心来,要说,根本不会有任何的闪失,但是就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这样的寸的时候,援军竟然到了。
 
    要是援军早来一会,李林不会带领所有人马到了西门,两门齐齐猛攻,要是援军晚来一会,东羌人就败了,临泾就在自己的手里,就凭着这些个东羌人想攻打自己的城池,妄想但是就在这样的紧急的时刻,东羌人的援军到的竟然刚刚好,就好像是计算好了时间一般,这样的局面,就连李林都感到有些傻眼…………
 
    “当机立断!”李林恶狠狠的低吼一声,这样的时候,哪里容得了自己多想一秒钟,李林立即喝道:“快!徐徐撤退,千万不要慌张!”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临泾血战(4)
 
    不慌张?怎么可能?被说这些个匈奴人,就算是李林麾下的那些个幽辽精锐,都做不到,兵败如山倒,谁也无法控制这样的局面,而对于李林来说,这还是自己掌握匈奴以后,第一次的打败。
 
    赶紧撤退,在血杀营将士的护卫下,李林当然是不会有事,但是剩下的士兵呢,那就惨烈了,身后,迷胡带领骑兵飞奔而来,东羌骑兵冲杀的速度,可想而知,大地越来越震颤,打击这每一个匈奴士兵的心头,每个人都在飞速的从城头撤下来,慌忙之中,光从城上掉落的士兵就数以百计,而城上的迷当和王昌会放过这样的局面吗?根式紧追不舍,趁他病要他命,都不用过多的厮杀,带领众人狠狠的压上前去,就可以直接把匈奴的士兵给挤下去,一时间,惨叫连天,比刚才的厮杀之时的惨叫声还要响亮。
 
    “啊!奶奶的!”已经撤下来的李林愤怒无比,这些人虽然是匈奴人,但是也是自己麾下的士兵,看到自己这样的大败,李林怎么会受得了。
 
    “快!撤下来的!都你妈被乱跑,赶快上马!给我拦截东羌援军,给兄弟们撤退争取时间!”就算是从城头撤下来,但是面对着东羌人的骑兵,匈奴人依旧是跟小鸡仔一样,所以李林必需要阻止掩护,那么谁来掩护,谁都不会愿意,因为他们都在慌张,都在慌张的想着活命,为何,是因为自己的慌张,自己在想着活命,所以只有自己不怕死,这些个将士才回不怕死。
 
    “跟我杀过去!掩护兄弟们!”李林怒吼一声,挥舞着手中血粼粼的林刀,立即策动战马,奔着迷胡的大军冲了过去,身后的血杀营的将士是不会管李林的做法对不对的,他们的眼里,只有命令,李林和侯宇的命令就是天,无论是让他们去送死,还是怎样,他们都会无条件的服从。
 
    “杀啊!兄弟们!头儿都已经冲上去了!”
 
    “杀!妈的!要是头儿死了,老子也他妈不活了!”
 
    “跟头儿走!上!慌个屁啊!上啊!”
 
    一时间,李林的做法带来了群情激奋,幸好李林早就知道,要掌控匈奴的兵马,带兵之人必需都是自己信任的人,而在这里,自己信任的人是谁,就是跟着自己逃出来的那300个兄弟,而如今李林这样做,那300个兄弟当然不会坐视不理,那样的经历历练过来了,众人早就已经忘却了生死,眼中只有李林,虽然没有跟血杀营一般,可以无条件服从李林的命令,甚至是让自己自杀,但是那300个奴隶照样可以为李林去死,只要李林有危险,他们都可以完全不要一切冲上来,而现在就是这样。
 
    都是带兵之人,当然是立即带领自己麾下的人马从了上去,在临泾的西门,因为本身战斗规模就不大,所以李林带领着人马快速的撤了下来,而在北门,有迷当,有王昌,所以那里的兄弟很难撤下来,而迷胡的大军已经飞速的接近了。
 
    “杀啊!”一声震天的嚎叫,只看到在李林的带领下,一伙毫无阵型的骑兵,不少人身上还带着伤,待见的血迹还是刚刚砍死敌人的时候留下的,而现在,他们要向对面的迷胡大军冲去…………
 
    “哼!”在马上的迷胡冷哼一声,立即喝道:“给我踏平他们!”说着,挥动自己的狼牙大棒,直接奔着最前面的李林而去。
 
    而就在北门指挥的去卑,好不容易撤了下来,还在暗叹自己很幸运没有摔死的时候,忽然看到李林带领人马奔着迷胡的援军冲去,去卑对于李林的感情,甚是比剩下的那些300个奴隶还要强,立即怒吼道:“头儿!”
 
    但是这样的大叫,当然是叫不回来李林的,去卑立即飞跑而去,因为己方的战马实在是距离太远,去卑甚至直接用跑着向了辽东队伍跟去,身后的士兵大惊,立即叫道:“大单于!大单于!”
 
    当然了,去卑的叫喊叫不会李林,这些人又怎么能叫回去卑呢,“勇士们,跟随着大单于!冲啊!”
 
    “冲啊!”
 
    城下的匈奴士兵,也疯狂了,虽然是刚刚撤下来,好不容易活了下来,筋疲力竭不说,这些人更是对前方的迷胡的骑兵大阵打怵,但是自己的单于竟然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自己身为匈奴族的勇士,自己可以落下,自己可以让自己的单于陷入危险之中。
 
    为何胡人的军队往往那样的勇猛,因为他们有着坚定的信仰,无论是好使坏,就算是纳粹法西斯,还是共产主义,这都是信仰,没有信仰的军队,战斗力是绝对提升不起来的,幽辽军为何威震天下,正是因为李林给他们建立的信仰,李林在他们眼里正是神一般的存在,而胡人的军队呢,自己的大汗,单于,大王,加上天神,那就是自己的信仰,虽然每一个单于都是用很黑暗的手段才到了那个位置上来,但是只要他是你的单于,你就要无比的尊重,就要去保护和拥戴,而单于有了危险,你就要奋不顾身的冲过去。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个军队的统帅处处胆怯,没有身先士卒的胆量,那么就算是给他一个现代化的高科技部队也是白搭,就在这临泾城下,李林的做法,带动了去卑,而去卑的做法,则是带动了所有的匈奴的士兵,所以就看到刚刚从临泾城头上撤下来的匈奴士兵,竟然又一个一个的冲向了杀过来的骑兵,而城上还没有撤下来的,甚是还着急要撤下来,因为他们现在的目标已经不是这座城池,或是跑下去活命,而是要跟随自己的大单于…………
 
    就看到临泾城下一个戏剧性的场面发生了,每一个士兵就像是赶场一帮,刚刚都城头那个场子上赶下来,而就要立即奔向下一场,而他们的场子是战场,他们搏的是性命。
 
    “哈!”就在最前沿,李林已经和迷胡碰撞到了一起,迷胡的狼牙棒高高飞起,便压了下来,李林薄薄的林刀怎么抵挡,就看到迷胡的狼牙棒就顺着迷胡而来。
 
    “砰!”一声巨响,幸好李林身边有着血杀营将士的保护,血杀营的将士赶紧将盾牌伸了过来,挡在了李林的身前,挡住了李林的一起,而李林都可以明显的听到为自己挡住这一棒子的两个血杀营士兵的闷哼声。
 
    能够让血杀营的士兵赶到痛苦,可看这一击的力气是多麽的大,李林立即喝道:“快合力杀死此人!”这还用说,此人不是个将军也是个头头,李林怎么会放过,立即让周围的血杀营将士围上来,将此人击杀,以刺激东羌援军的军心。
 
    “呵呵!好!”迷胡可是很爽,没想到自己势大力沉的一击竟然被挡了下来,迷胡自认为自己东羌无敌手,一听李林的话,自己都感到可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杀我!来吧!”说着,狼牙棒横扫,李林跟进仰过腰来,躲了过去。
 
    迷胡一横狼牙棒喝道:“今天你们都要死!”一声报吼,狼牙棒在此会了过来…………
 
    而其他的东羌骑兵当然也是于匈奴的骑兵碰撞在了一起,一个是战场上刚刚跑出来的匈奴人,一方是刚刚疯狂赶路杀过来的东羌人,都尼玛不容易,不过毕竟是厮杀,匈奴人的体力要逊色不少,但是东羌人没有经过厮杀,身上虐气不足,匈奴人身上虐气正浓,又何尝不是优势呢?
 
    但是人数的差距体现了出来,李林本来带领的人马就不多,雄鹰,白虎两个最强的部被拍了出去,土狼部被散了出去,打探消息而保护营寨,青牛部更随马超在平定西羌,剩下的,出了妖狼部也就是卡夫罗的红狮部能够上的了台面了,也正是这次的主力,但是就这样,撤下来的人马,能有多少,大部分都已经死在了迷当的挤压之下,惨烈的从城头上掉了下来,或是被扔了下来…………
 
    但是士气不能减少,李林和血杀营将士躲避迷胡锋芒,赶紧后撤,一名血杀营将士立即弯弓搭箭,在马上飞速发出一箭,迷胡一惊,赶紧回身躲避,躲过了箭矢,随即还笑道:“呵呵呵!好身手啊!在马上的箭法如此了得!”
 
    血杀营一出手,那还用说,但是面对迷胡那样轻松的语气,李林更加的惊讶,此人到底是谁,但是不管是谁,定然是个厉害的人物,李林立即道:“林刀没有狼牙棒长,争取贴身击杀!”
 
    “喝!”血杀营将士一声齐吼,立即冲杀过去。
 
    “哈哈!好胆!”迷胡大笑一声,立即迎上最先冲上来的三个血杀营将士,而另一名血杀营将士则是弯弓搭箭,血杀营为了取胜是不择手段的,只有李林和侯宇的命令,没有任何的道义而言,所以他在等待着放出一支之名的冷箭,击杀迷胡…………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临泾血战(5)
 
    “呼……呼……呼……”狼牙棒虎虎生风,在迷胡手中犹如无物,可见迷胡力气之大,立即跟三名血杀营士兵战做一团,而周围的东羌人一看迷胡受到围攻,当然也是立即包围了上来,李林立即带领手下将士与东羌人站到一起。
 
    双方冲锋之后相撞,混战,又是混战,骑兵对骑兵,没有步兵回见交战的你死我活,但是只要你从战马之上跌落下来,那么也就代表着你的生命的结束,你会被敌人的,自己人的战马马蹄踩死,而李林一方明显人数上不占优势,后面的去卑也带着众人赶了过来,而迷胡身后,也是越拉越多的人马冲了过来,刚刚在临泾城头结束的战场,又转移到了临泾城外,依旧是硬碰硬,没有任何的战略战术。
 
    “妈的!”李林看着越来越多的东羌人,很是苦恼,回身看到匈奴人的士兵只要是可以活着的,都已经撤了下来,而再看前面还在跟死五个血杀营将士缠斗的迷胡,李林暗暗说道:“不能,不能刚刚从城头拔了出来,又陷到了这里,要是迷当派人从城内杀出,就完了!”
 
    不能有丝毫的停顿,两面夹击之下,李林这边几乎没有胜算,李林立即吼道:“不要缠斗,立即撤退!”
 
    撤退?那里是那么容易的,迷胡人马充足,迷当更是兄弟连心,一看迷胡杀到,匈奴军队撤出来,便知道自己要两面夹击,都不用王昌的提醒,便立即下令冲出临泾。
 
    眼看着李林就要再一次被迷胡,迷当兄弟俩包围其中,只看到东南方地平线上,飞速冲出来一直黑影,黑影逐渐的扩大,扩大,原来是一队黑色的铁骑,夹杂着浓厚的煞气而来,还能是何人,正是从老垭口赶到的侯宇,恶魔已经钻出了地狱,伸出了沾满血腥的利爪,而还在寒战的东羌人,还不知道。
 
    “杀啊!”一声嘹亮的嚎叫,血杀营加入了战团,东羌人怎么可能挡得住血杀营的黑色铁流,侯宇一马当先,直奔中央,因为那里便是李林所在,李林身边的血杀营将士所穿黑甲很是显眼,所以侯宇早就已经发现李林所在,自己安排在李林身边的血杀营将士,定然是死也不会离开李林的身边,无论如何,侯宇好不容易找到了李林,怎么会让他发生危险?
 
    “哈!哪里走!”迷胡大吼一声,狼牙棒急转,将血杀营逼开,直扑李林,李林一直被众人保护,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个人定然不是一般人,迷胡当然是没有什么擒贼先擒王的意识了,不过他却是知道,将这个大人物拿下,自己到了大哥的面前可以邀功,加上自己这一会救了大哥,大哥肯定会好好奖励奖励自己。
 
    就看李林正在血杀营的护卫下向北方撤去,但是哪里是那么容易,而迷胡甩开围攻自己的血杀营将士,狼牙棒夹杂罡风,已近李林的后背。
 
    “主公小心!”一听到一声大吼,身旁的血杀营将士一个飞身,胳膊顶着盾牌护在了李林的身前。
 
    “砰!”一声巨响,迷胡的狼牙棒跟血杀营的盾牌碰在了一起,血杀营的将是因为身体处于悬空状态,余力为消,一下子就撞在了自己身后要保护的李林后背上。
 
    “噗!”李林只感觉一股巨力打在了自己的后背上,血杀营的士兵身上的黑甲当然是也是有棱有角,一个重击,直接打折李林的几根肋骨,李林只感觉喉咙一甜,喷出了一口献血。
 
    “砰!”又是一声巨响,两个来回下,那个用身体挡住李林的血杀营将士掉落下来,到了地上,而李林呢,也是吃痛之下,伏在马背之上,想好李林还有意识,没有晕过去,受伤拍着战马,让战马快走。
 
    “哪里走!”迷胡一击未中,顺势一甩狼牙棒便是第二击,李林哪还有能力逃走,而一旁血杀营将士更是被其余东羌士兵逼退。
 
    “嗖…………”只看一支箭矢穿云过雨而来。
 
    “砰!”
 
    “啊!”
 
    一声脆响,一声怒叫,伏在,马上的李林只听到身旁一股凛冽的罡风划过,“砰!”随后自己的身边的地上出现了一个大坑,坑的上面正是迷胡的狼牙棒。
 
    只听一声冰冷的声音,带着强大的穿透力而来,“护送主公离开!”
 
    “奶奶的,刚才是何人射的箭矢!”迷胡脑袋转不过弯了,一提狼牙棒,立即骂了出来,竟然不去追李林,而是回头找到刚才射箭之人。
 
    而就在迷胡不注意的时候,迷胡的身后忽然窜出来一群黑甲骑兵,四周跟匈奴人交战的东羌人瞬间惨叫连天,不是被杀,便是被逼退,黑甲骑兵立即护着众人撤退,而所有人黑甲人都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就漏出来眼睛,只有一个人,正在愣冷冷的看着迷胡自己的人,没有带面具。
 
    “就是你射了箭?”迷胡这个傻小子立即指着眼前之人吼道,刚才自己眼看着就要得手,忽然一支箭矢射来,打在了自己的狼牙棒上,竟然生生的将自己的狼牙棒打偏,而箭矢也是应声而断,这样也就导致了迷胡失手了。
 
    射箭之人还能是谁,当然就是疾奔而来的侯宇,血杀营直直的插进来,但是要赶到李林的身边何其困难,侯宇见到李林危险,只能在马上一边疾奔,一边弯弓搭箭,用箭矢救了李林一命。
 
    只看侯宇面目表情的看着迷胡,迷胡怒喝了一声,道:“你不回答就是你了!娘的!好大的力气!来吧!我看你有什么本事!”
 
    高手是孤独的,虽然迷胡是一个250,但是他的本事在整个东羌都没有遇到敌手,加上迷胡这个人是一个武痴,就是喜欢打打杀杀,没人敢和他做对手,迷胡当然孤独,刚才四五个血杀营将士围攻迷胡,迷胡竟然还能奋力击退血杀营的将士,可见其的勇武,而迷胡刚才用尽全力挥出的狼牙棒,竟然被射来的一支箭矢击偏,迷胡愤怒之下,当然也会对这个箭矢的主人产生极大的兴趣。
 
    “来吧!”冷冷的一声响起,同一时间,侯宇立即策马而动,先下手为强,血杀营是无底线的,既然你是敌人,那么你死就是我最大的乐趣,所以侯宇没有给迷胡反应的时间,直接挥着林刀奔着迷胡杀了过去。
 
    “喝!好家伙!”迷胡也是咧嘴一笑,先过来就先过来,自己干嘛要惧怕你,迷胡对自己的本事十分的自信,狼牙棒一挥收回手中,下一刻,迷胡胳膊急抖,一个甩腕,就看到狼牙棒竟然跟一个炮弹一般,直直的冲了出去,迎向了侯宇的林刀。
 
    “当!”一声脆响,侯宇当然知道林刀乃是胜在轻巧,不能跟这样笨重但是有蕴含巨力的狼牙棒硬碰硬,一个闪身,在狼牙棒的身上一旁,便策马变动方向,奔着迷胡身侧而来。
 
    快!何其的快,就在一个瞬间,侯宇便杀到了迷胡的身侧,迷胡这个东羌第一也不是盖的,反应极快,看到侯宇的虚影杀了过来,赶紧一个身上,狼牙棒的尾巴还在自己的手上,赶紧打了出去。
 
    “刺啦……”一个撕裂的声音,侯宇从迷胡的身边错开,而迷胡也是赶紧转身,狼牙棒飞出,极大侯宇的后背,但是侯宇的动作何其迅速,早就已经策马飞出,到了安全的范围。
 
    “呼!”迷胡呼了一口气,看看眼前的侯宇,而侯宇也在冷冷的看着迷胡,在看迷胡的胳膊上,已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流下来了点点血迹,可见伤口不深,这也是因为迷胡身上披着了一层兽皮的缘故,而狼牙棒的尾巴击出,侯宇不敢接近,碍于林刀的长度,只能够划开到了这个程度。
 
    一个照面,侯宇以快破力,胜了迷胡一筹,而迷胡也是不惧,战场上只有你死我活,哪有打了多少回合,很是无所谓的看了看胳膊上的伤口,迷胡这个250竟然笑了出来,道:“哈哈!好!好!真好!你竟然伤到了我!有点意思!接着来吧!”
 
    这一次,迷胡先出手了,说完话的同时便向侯宇杀了过来,刚才迷胡的狼牙棒都是在单手拿着,而这一下,迷胡用两只手向侯宇杀来,而脚下紧紧的夹着马腹,在没有马镫的情况下,迷胡竟然还可以用双腿控制马匹,可见其骑术,也说明了胡人马上为家的实力。
 
    “嘿!”侯宇吐了吐气,随即狠狠一提气,一夹马腹,改变方向,从迷胡的左边画了一个弧线,顺便抢了一把东羌人的长矛,一手为矛,一手为林刀,也是双腿控制战马,奔着迷胡杀来。
 
    “啊!”一声惨叫响起,只看马上的迷胡身子一歪,眼看这就要从马上摔下来。
 
    “喝!”一声闷哼,迷胡知道不好,虽然狼牙棒已经奔着侯宇而去,但是自己身子的平衡已经失去,根本砸不到侯宇的要害,力气也泄掉了不少,但是自己肯定会栽下马来,那样可就不好玩了,这样的场景之下,栽下马来就跟死了差不多,迷胡当机立断,放弃攻击侯宇,用尽浑身力气,将狼牙棒收了回来。
 
    “砰!”狠狠的将狼牙棒敲在地上,迷胡借力而起,重新在马上坐稳,而侯宇早就已经提着一刀一矛冲到了迷胡身后,顺道还刺死了好几个东羌的士兵。
 
    “呸!”迷胡立住马匹,回身看着侯宇,吐了一口口水,又看了看自己小腿上的伤口,虽然不打,但是也是流出来不少血,迷胡怒了,不是怒侯宇竟然伤到了自己,而是怒侯宇竟然这样的猥琐,策马对战,竟然攻击自己的小腿,相对于胡人来说,打仗要的就是一个公平,你可以打死我,但是不能让我死不明不白,胡人作战,没有什么计策,就是比谁狠,李林也正是运用了这样的方法,所以才让东羌屡次吃了大亏,现在只能躲在汉人建造的城池里面放着匈奴人,但是胡人更是有一根筋的一面,就像是眼前的迷胡,还以为对方会跟自己有一个公平的勇士对决,战场之上讲究的是稳准狠,侯宇怎么会跟他讲那个理!
 
    “妈的!你使诈!”迷胡指着侯宇骂道。
 
    而侯宇呢,看了看四周,李林带领众人早就已经退走,侯宇斜眼看了看迷胡,虽然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那个样子,一看及时在嘲笑迷胡就是一个傻逼一般,随即,立即策马而走。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