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达娱乐平台_纵达娱乐官网

胯下的战马感受到了血杀营将士的杀气都不停的

“嗯!”李林点点头,随即便跟侯宇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说出了一句同样的话,道:“这东羌背后要高人啊!”
 
    侯宇在那里没有说话,但是帐内其他人可是惊讶无比,李林自大带领匈奴大军,不!自打从矿场开始,那就是算无遗策的,这次竟然被东羌人识破,这些都是跟李林逃出来的老兄弟怎么会不惊讶,难道这东羌人里面还有比自己的头儿厉害的人?
 
    去卑立即说道:“头儿!这……这怎么可能?咱们攻打东羌这么久了,也没有人能够识破头儿的计谋,就算是自称东羌第一聪明的雅丹,依旧被我们匈奴的勇士打的乱跑,怎么会有人可以看出来头儿计策了,我看…………”
 
    “诶!”李林知道去卑要说什么,伸手制止,随即淡淡一笑,缓缓说道:“东羌无高人,但是不代表他们的背后没有啊…………”
 
 第一百一十六章 黄巾杀到
 
    “头儿!”一声惨叫响彻在匈奴大营,只看一个灰头土脸的人从营门口便下马飞奔,直奔李林的营帐,而李林还在享受这蔡文姬的治疗,虽然蔡文姬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不专业,都会给李林带来剧烈的疼痛,但是李林这个货依旧很是享受的哼哼着,弄的蔡文姬不时的脸红,一看李林呲牙咧嘴的样子,有十分的担心。
 
    一听到这样的声音,本来本眯着眼睛的李林睁开了眼睛,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因为下一步要发生什么李林都已经知道了。
 
    只看一人风尘仆仆冲了进来,“头儿!”一声嘹亮富有穿透力的尖叫,李林只感到十分刺耳,扣了扣而坐,眼睛一挤一挤的,一旁的蔡文姬撇撇嘴。
 
    “头儿!”又一声喊叫,那人一下子跪倒在了李林面前,看到李林受伤的样子,那人悲痛万分,悲伤道:“头儿!都是我的错,我该死头!都怪我,我该死啊…………”
 
    “诶呀诶呀…………”李林连连摆手,没好气的说道:“别他妈嚎了,我你妈不没死呢!”
 
    “头儿!这……都怪我,我没有…………”
 
    “行了行了,再说抽你!”
 
    “噗嗤!”蔡文姬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个…………”
 
    “行了!豹哥!这个事也不怪你!你不必自责了!”李林躺着很是无所谓的说道。
 
    不错,回来的这位正是刚刚从老垭口赶回来的豹哥,一回来便看到了这临泾城外的片片尸体,都不用传令兵说,就立即明白怎么回事了,直接甩了大部队,自己冲了进来,看到李林满身纱布的躺在那里,身边蔡文姬在照顾,豹哥更是伤心不已,当然更一个精神病似的大喊大叫。
 
    李林看着豹哥,缓缓道:“怎么样,这一次很郁闷吧?”
 
    豹哥低着头,很是愧疚的说道:“郁闷到时不郁闷,但是看到头儿你竟然受伤了,所以…………”
 
    李林道:“我没事,这一次的事情,侯宇都已经跟我说了,幸好你们雄鹰和白虎两部人马没有什么损失,也算是保留了实力!”
 
    豹哥依旧在那里垂头丧气的,没说话,李林看着豹哥的样子,摇摇头,道:“行了!老子又没怪你!”
 
    “狼王!”一声轻叫传来,只看越众缓缓的走了进来,对李林恭敬的一拜,而后面也跟来了刚走不久的去卑等人。
 
    “嗯!”李林点点头,道:“好了,好生安顿兵马,现在看来啊,咱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众人看着李林半眯着眼睛,目漏精光,面面相觑……
 
    “先生!前面便是老垭口了!”
 
    “嗯!看来就快到临泾了!”
 
    在大路上,缓缓的出现一大队的人马,一杆天下大吉的旗帜是格外的显眼,真是从洛阳赶来的张白骑和他的三万黄巾军精锐,外加上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贾诩。
 
    “先生!你是怎么知道这老垭口会有李林的埋伏啊?”一旁的彭脱忽然问了一句。
 
    “呵呵!”贾诩轻笑了几声,缓缓道:“辽侯计谋善于险计,但是这个危险,却又不危险,辽侯这个人又不会打无把握之仗!”
 
    “啊?”彭脱满脑袋问好,疑惑道:“那这李林不是矛盾了吗?怎么又危险,不危险的!”
 
    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贾诩的身上,贾诩长笑了一声,道:“哈哈,对啊,正是这样的矛盾,才造就如今的大汉辽侯啊!若是不矛盾的话,这李林早就死在他屠灭过的任何一个诸侯的手下了!”
 
    “额?”众人明显没有听懂这贾诩是个啥意思,是啊,这样高智商人说出的话,哪里是这帮武夫可以听懂的。
 
    张白骑缓缓道:“先生,如今那李林兵力只有匈奴人马,应该很好对付了吧?”
 
    贾诩低头不语,过了半晌后,才缓缓开口,道:“一个高明的君主,是知道怎么让一群狗变成一群狼的,辽侯能够利用一群奴隶就控制了整个匈奴,进而又打的东羌人毫无还手之力,那徽里古连王庭都丢给了辽侯,可见他的厉害啊!这个辽侯…………”说着,贾诩抬起头来,看着远处老垭口的山谷,叹了一口气道:“诶…………越来越不简单了!”
 
    听到贾诩这么说,张白骑大惊,道:“那么……想的,你是说,我们很难取胜?”
 
    贾诩摇摇头,道:“为将者,未胜便要先思败啊!大帅!”
 
    张白骑一听,赶紧恭敬对贾诩拱手一拜,道:“先生!受教了!”
 
    贾诩摆摆手,道:“无妨!无妨!大帅也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如今那李林也只不过是有着一帮胡人的兵马,而大帅的兵马,加上东羌的勇士们数量绝对可以将李林压倒!要是守城,也没有那么难的!毕竟李林不是神,那匈奴人一时半会不会有很高的攻城的方法!”
 
    “是!”张白骑点点头,随即一挥手道:“全军加速!”
 
    “诺!”众人立即答应一声,出了贾诩的马车依旧不紧不慢的行进,而张白骑一个大帅竟然在一旁跟马车的护卫一般行进,剩下的黄巾军都加快了脚步,奔着临泾城而去。
 
    “头儿!”兰德尔飞速的到了李林面前,道:“头儿!那东羌人的又来援军了!不下三五万啊!”
 
    “又来了?”李林眉头一皱,道:“他徽里古哪里来的那么多兵马!”
 
    兰德尔确定的说道:“绝对没错,不下三五万,浩浩荡荡的到了临泾城外,分两座大营驻扎!”
 
    李林问道:“有什么旗帜吗?”
 
    兰德尔一点头,道:“有!有一面大旗,上面写着…………写着…………对!豹哥说了,那四个字是…………”
 
    “天下大吉!”豹哥也快步走了进来,接上了兰德尔的话,接着给李林说道:“头儿!来了三万多的人马,但应该不是东羌人,应该全部是汉人……而且,好像还很让我熟悉啊!”
 
    “汉人?”李林目光一凛,看着豹哥道:“怎么熟悉?”
 
    豹哥不假思索道:“黄巾军!”
 
    黄巾军,豹哥当然熟悉,甚至豹哥都当过这么个玩应,李林也是听豹哥说过,豹哥也是一个苦命人,自幼无父无母,天生地养,跟着官兵打过黄巾军,也跟着黄巾军打过官兵,后来几经辗转,本来想出塞外发财的,没想到被东羌人抓到,成了奴隶,这不才认识的李林,但是这样的经历,也早就了豹哥的一声本事,特别是玩阴的本事…………
 
    “汉人,黄巾军!”李林一听豹哥这么说,嘴角微微上挑,道:“原来是他们来了啊!”
 
    “是!”兰德尔答应道。
 
    第二天,李林和豹哥便提五千人马,不紧不慢的开到了在临泾成外新建成的一座大营外,豹哥大喊道:“对面,有没有活着的啊!没人出来我们就杀进去了!”
 
    根本不用豹哥在外大骂,就看大营的营门缓缓打开,一大队的人马已经列阵而出,汉人的士兵一下子便和对面的匈奴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算是匈奴是李林控制的,但是就这么点时间,李林又能够改变什么呢?
 
    但是李林也是聪明,头一排,血杀营将士一字排开,就那个气势,别说对面的黄巾军了,就连身后的匈奴将士都感到很是不安,胯下的战马感受到了血杀营将士的杀气都不停的打着喷嚏,表示不爽。
 
    季节已经到了冬天,虽然这雍州还不至于下雪的时候,但是这天气可是越来越冷了,李林披着一个白色,精致的羊皮长袍,到时显得有些奢华的感觉了,一旁的匈奴将士虽然寒酸了一点,但是都是在草原上冬季的寒风中历练出来了,早就已经做好了御寒的准备,这也正是李林没有害怕天气影响自己这边人马战斗力的原因,自己是越来越往南打,而北方的军队是适应寒冷的,再加上这些个匈奴人一个个壮的跟牛犊子似的,李林都害怕自己感冒,在没有抗生素的时代就是噩梦,所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而这些个匈奴人,一激动起来,照样穿着小背心就敢上场作战…………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